软通动力第5次冲击IPO“执着上市”“卖人头”、诉讼多IT外包企业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08-10

  原标题:软通动力第5次冲击IPO“执着上市”,“卖人头”、诉讼多,IT外包企业核心竞争力恐有不足

  近期,拥有数万员工、多家明星机构股东加持的老牌IT外包企业——软通动力信息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软通动力”)第5次站在了资本风口。

  2021年7月22日,软通动力回复了深交所二轮问询,并更新了其披露在创业板的招股书。事实上,这是软通动力第5次冲击IPO,其资本之路也早已走了11年之久。

  早在2010年12月,软通动力便已登陆美国纽交所,但在2014年9月便由于业绩不佳、股价下滑而选择私有化退市;美股退市后,软通动力便马不停蹄地在国内寻求上市机遇,并先后于2016年、2017年、2019年三次试图“借壳”A股上市公司皖通科技、紫光学大、祥龙电业,三次均败北后于2021年2月22日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上市申请,谋求独立上市。

  财经网注意到,已经第5次冲击IPO的软通动力业绩华丽,www.822486.com,但在表象之后仍存在一些问题,譬如人力成本占比较高、对华为单一依赖、诉讼频繁、“募资盖楼”等……

  “明星机构股东”加持,资本之路却“进阶”坎坷,第5次冲击IPO“执着上市”

  软通动力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拥有深厚行业积累和全面技术实力的软件与信息技术服务商,主营业务是为通讯设备、互联网服务、金融、高科技与制造等多个行业客户提供端到端的软件与数字技术服务和数字化运营服务。换句话说,软通动力实际上是一家IT外包企业。

  翻开本次IPO软通动力提交的招股书,在股权结构一栏中,不难发现春华秋实、云锋麒泰、达晨创投、深创投等多家明星机构股东的身影,其中云锋麒泰持有软通动力3.8886%的股份,而云锋麒泰最大的股东为阿里巴巴,持有其37.27%的股份。

  招股书显示,软通动力成立于2005年11月4日。然而,据财经网了解,软通动力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2001年。2001年10月12日,软通科技成立,实控人为刘天文;2005年9月7日,软通开曼在开曼群岛上注册成立,开始搭建境外红筹;同年11月4日软通开曼在境内设立了全资子公司软通动力有限。

  2005年11月至2010年11月,软通开曼先后进行了A、B、C三轮重大融资;2010年12月14日软通开曼正式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但上市后,软通开曼的业绩开始大幅下滑,股价也开始大幅下跌。

  据wind数据披露,2011-2013年,软通开曼的净利润分别为1884.50万美元、2210.90万美元、-365.70万美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92.24%、17.31%、-116.54%。在此期间,软通开曼的股价也从最高点22.63美元一路下跌至3.68美元。

  2014年9月,软通开曼在纽交所私有化退市;2015年10月,软通开曼拆除红筹架构。此后软通动力便马不停蹄地开启了其“回A”进程。

  2016年4月,软通动力拟“借壳”皖通科技登陆A股,但三个月后,由于软通动力部分股东因资金需求需要减持股份,同时证监会出台新的措施,规定重组上市无法配套募集资金,而终止。

  2017年软通动力分拆智慧城市业务,并再次重启其重组上市方案,第二次选择的壳股是紫光学大,收购股份比例为100%。不过,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的,三个月后,因与紫光学大希望在短期内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交易的诉求不一致,重组又失败。

  2019年4月,软通动力通过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祥龙电业接触并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准备第三次“借壳上市”。这一次,仅坚持半个月的时间,便因股东股份转让需求及交易价格分歧,再一次以失败告终。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谋求境内重组上市的过程中,软通动力还频繁变更独立财务顾问,从2016年的招商证券、到2017年的华泰联合证券、再到2019年的中信建投。

  三次谋求“借壳上市”未果后,2021年2月22日,软通动力向创业板报送上市申请并获受理,由中信建投保荐。

  那么,软通动力为何对上市如此执着呢?据招股书披露,软通动力是为了紧抓中国新基建、信息技术应用创新、企业数字化转型带来的重大历史机遇,软通动力启动了“数字软通战略”,想成为数字化转型领军者。

  然而,从本次IPO的募投项目来看,软通动力拟募资35亿元,其中19.99亿元用于交付中心新建及扩建项目,占比57.12%;5.60亿元用于行业数字化转型产品及解决方案项目,占比仅15.99%。过半募资用于“建房”,这难道是软通动力所说的“数字软通战略”?

  软通动力是一家拥有深厚行业积累和全面技术实力的软件与信息技术服务商,也是国内最早的一批IT外包公司。

  外包公司指企业在把非核心的部门或者业务外包给相应的专业公司,既能节省成本、又能提高效率。IT外包便是把企业和个人的信息化建设工作承包给专业化服务公司来做。IT外包主要有两种服务模式:一种是人力外包(俗称“卖人头”),譬如员工与软通动力签订劳动合同,但在A公司上班;另一种是项目外包,譬如A公司就将一个项目整体打包,由软通动力组织人员完成。

  软通动力既以“卖人头”为主,又属于人力资源密集型行业,人力成本难免较高。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末,软通动力在册员工总数分别为53973人、60979人及75406人;职工薪酬也是软通动力营业成本及期间费用的最主要支出,报告期内,软通动力的职工薪酬分别64.23亿元、84.61亿元、104.50亿元,占主营业务成本比例分别为86.38%、87.97%和89.50%,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在人力成本投入较高的软通动力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报告期内华为、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中国银行等均在其前五大客户之列,其中华为为其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软通动力来自华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3.44亿元、58.81亿元、72.1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3.38%、55.45%、55.53%。

  从软通动力的前五大客户名单来看,华为、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均属于头部互联网公司,然而财经网却发现,软通动力来源于互联网行业的毛利率却低于其他行业,且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软通动力来源于互联网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1.35%、21.26%、21.82%,低于软通动力来源于通信设备、金融、高科技制造等其他行业的毛利率,也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即25.96%、26.67%、26.32%。

  另外,财经网还注意到,在前十大客户中,软通动力与华为、阿里巴巴、中国银行、腾讯、滴滴、百度、中国平安、微软、欧珀移动等客户之间还存在无条件解除合同的约定。具体如下:

  尽管软通动力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未出现未经与公司协商无效条件解除合同的情形,但软通动力同时也表示,但若相关客户对公司业务需求量下降,要求与公司无条件解除合同,将对公司生产经营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据二轮问询回复函,作为一家以人力外包为主的公司,软通动力报告期内还存在因员工信息与实际不符、考核不达标等因素被客户罚款、扣减服务费的情形,报告期内因上述事项受到客户罚款、扣减服务费的金额分别为149.99万元、194.10万元及2060.1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02%、0.02%及0.16%;其中,第一大客户华为于2020年对软通动力进行罚款、扣减服务费合计约2050.12万元,占当期罚款总金额的比例为99.51%。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4月30日,软通动力及其控股子公司尚未了结或可预见的技术服务或软件开发合同诉讼、仲裁合计14宗,涉案金额2,214.9万元;尚未了结或可预见的劳动诉讼或仲裁合计28宗,涉案金额462.24万元。据天眼查数据,2018年-2020年,软通动力分别涉及23起、19起、12起法律诉讼,2021年以来已涉13起法律诉讼,超2020年全年。

  2013年,软通动力曾布局智慧城市业务,但其业绩带来的收益远低于预期。2017年软通动力智慧城市业务收入为4.73亿元,仅占当期总收入的6.77%;2017智慧城市业务的毛利率仅有8.28%,也拉低了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另外,考虑到智慧城市业务与主营业务差异明显、相关性低等因素,2017年软通动力拆分了智慧城市业务。

  分拆的智慧城市业务对应软通智慧、软通智慧信息、新县智慧、宁波智汇等4家公司,这4家企业2017年的资产总额、资产净额、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及占软通动力相关指标的比例如下:

  分拆智慧城市业务后,软通动力又变回“不折不扣”的IT外包公司。那么,作为一家IT外包企业,软通动力的核心竞争力在哪呢?

  据招股书披露,软通动力角色定位是综合性的软件与信息技术服务商,主要以软件服务为核心,服务内容贯穿全产业链,具体增值服务包括软件与数字技术服务和数字化运营服务。说到底,软通动力的核心竞争力仍是“服务”,属于轻资产运营模式,而轻资产模式一般都有很容易被模仿、被替代的特点,并且轻资产模式的企业通常容易对外包厂商形成依赖,恐怕难以形成中长期的竞争优势和投资价值。

  我们的分析触角贯穿上市公司、IPO、新三板、各轮次创业公司等不同资本形态阶段的企业;